今天來認識兩位外逃的“美女老闆”,一個叫俞某,在浙江省永康市主要做五金、家電等進出口貿易,其名下公司,每年出口額都超過一億美元,是當地有名的“美女老闆”。今年2月,俞某因涉嫌幾千萬元的合同詐騙出逃。另一個犯罪嫌疑人叫屠某,浙江餘姚人,2009年4月,當地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2000多萬元立案調查時,屠某外逃,5年時間過去了,犯罪嫌疑人屠某能否緝拿歸案?
  “美女老闆”生活闊綽 卻因合同詐騙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逃亡國外
  2014年7月,公安部啟動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的“獵狐行動”。浙江寧波警方和金華警方各自接到通緝任務:犯罪嫌疑人,俞某,40歲,浙江百舸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2014年2月,因涉嫌合同詐騙幾千萬元,俞某和其母親,也是同案犯罪嫌疑人,一起逃往非洲,母女倆在逃已經半年多。犯罪嫌疑人,屠某,46歲,浙江餘姚人,2009年6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2000多萬元,潛逃緬甸,在逃已經5年多。
  警方介紹,無論是俞某還是屠某,這兩名犯罪嫌疑人,在當地都是有名的女強人,也被人稱為所謂的“美女老闆”。接到追逃任務的兩路民警,決定從嫌疑人俞某、屠某各自的具體涉案情況入手,瞭解有關線索。
  浙江寧波警方走訪調查時瞭解到,被屠某騙取錢款的受害人,有20多名,涉案金額2000多萬元,其中大部分都是屠某所在鄉村的附近居民,而且一提起屠某,村民就對她的老闆派頭印象深刻。
  村民:光一個背包就幾萬塊。
  村民:7萬塊的金錶,香港買來的。還有香奈兒[微博]的包,都是幾十萬。
  村民對屠某的老闆派頭印象深刻
  村民說,屠某的大老闆氣場,讓村民都覺得她是乾大事的人。經常看見屠某穿著時髦服裝,開著高檔小車在村裡進進出出,而且屠某家在他們村裡還開有一個中等規模的塑料加工廠,所以,當屠某以高額利息向他們借款時,不少村民都沒有絲毫懷疑,反而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投資渠道。
  村民夏某家,離屠某家只有20多米遠,她說,2004年,她不幸遭遇車禍,左腿被截肢,獲得賠償10多萬元,屠某知道後,很快就找上門給她借錢。
  受害村民夏某:當時她(屠某)說,你錢借給我,我給你利息這樣子。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給利息,給多少利息?
  夏某:(月利息)兩分,十萬錢,兩分利息,每個月給我兩千元。她說,打工你打也不會打,打工你有這麼多錢啊,她說。那我就相信她了。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你就把錢給她了?
  夏某:就給他了。
  記者:當時有沒有寫一個什麼條子?
  夏某:那條子有。
  記者:這上面寫什麼?
  夏某:上面借條,今向王海洋,(我丈夫)的名字,借人民幣(6.1391, 0.0026, 0.04%)十萬元,十萬元整。借人屠某。
  屠某寫給夏某的借條
  夏某說,她答應把10萬元借給屠某,主要有兩方面的考慮。一個是回報高,屠某給她許諾的是月利息2%,她算了一下,10萬元借出去,每月的利息就有2000元,不僅大大超過銀行儲蓄同期利息,也比銀行的投資理財產品高出好幾倍。可誰知好景不長,高額利息沒拿幾個月,不僅利息沒有了,10萬元本錢要不回來,最後連屠某人都找不到了。
  村民夏某:聽人家說(屠某)跑,我跑去,那我們過去,錢也沒有了。
  與夏某遭遇類似的,還有村裡的小伙子周某。周某說,當他聽周圍的親朋好友說把錢借給屠某,就能獲得高額利息時,他也動心了,他把結婚買房子的錢,全都借給了屠某。
  受害村民周某:那我當初的時候,就眼紅了,可以這樣說,然後借給她大概25萬(元),那時候她跟我說(月利息)三分。那我想一想,算一下,一個月7500(元),那畢竟也可以的。那時候是2008年。就為了點利益,就這樣頭腦發熱了。
  周某說,不僅她被屠某騙了,就連給屠某家做保姆的邱某也被騙了。
  受害村民邱某:她說你什麼時候想要,這個錢什麼時候要好了,你放心好了,那這個人我們都知道,她這樣一說明,我就放心了,放心了又拿了10萬塊錢,總共放里40萬(元)。40萬(元)全部放下麵,沒拿幾個月(利息),錢就沒有了。
  邱某說,她總共借給屠某40萬元,屠某給了幾萬元利息後,她又找屠某要回了本金15萬元,現在還剩25萬元沒要回。之後,她多次找屠某還錢,但總是被屠某以各種理由推諉拖延,直到後來聽人說屠某已經逃走了,她才發現自己上當受騙了。現在,屠某家還有80多歲的父親和她20多歲的兒子還在當地。從五年前出逃後,屠某就再也沒有音訊,即使今年8月,她兒子舉辦婚禮,警方也沒發現屠某的行蹤。
  浙江餘姚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沈孟列:兒子結婚的時候,我們也暗中去看了,她有沒有出現,還是沒有人。
  與屠某借款詐騙不同的是,浙江永康的俞某原來是一個響噹噹外貿公司老闆,每年的銷售總額就達上億美元,在當地外貿行業中排名第一。那麼,這個女老闆身上發生了什麼?她如何涉案的呢?
  浙江省永康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應敏:結果發現俞某,再向周某購買廠房之後,沒有按約定支付周某,後來就將周某這個廠房,抵押給個人取得借款。
  警方調查發現,2013年,俞某向當地一家公司購買廠房、土地,並達成購買廠房、土地轉讓協議,按合同約定,總價5700萬元,俞某應支付3000萬元轉讓款,但俞某在支付1000多萬轉讓款後,便將廠房、土地權屬登記到她母親名下的公司。2014年2月,由於資金鏈斷裂,俞某又將該廠房、土地作為抵押向另外一個人借款2000萬元,用於償還其他債務。
  2月17日,俞某在拿到2000萬元借款後的第三天,也就是2月19日,俞某出境逃往非洲。 俞某跑路的消息一傳出,與她有業務往來的50多位債權人,聞訊趕往浙江當地警方登記,要求追回財產,“美女老闆”頭銜讓該案成為轟動一時的網絡大案。與此同時,俞某母親的公司財產,也遭到債權人哄搶。6月4日,公安部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俞某發出紅色通緝令。
  據當地警方介紹,自從2009年4月,屠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立案偵查。5年多的時間,警方始終沒有放棄過追逃屠某,但卻很難發現她的行蹤。屠某五年來,一直在逃。而另一個被國際刑警組織通緝的女老闆俞某,也已經潛逃半年了,那麼,這兩名犯罪嫌疑人究竟在哪裡?警方的“獵狐行動”能否發現蛛絲馬跡,取得突破呢?
  跨國追逃困難重重 逃亡五年鎖定線索
  “獵狐行動”集中了全國優秀的民警和國內外資源,但要抓住犯罪嫌疑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2014年7月,民警們通過一系列偵察手段和大量調查分析,發現犯罪嫌疑人俞某主要在非洲烏干達和坦桑尼亞等國活動。浙江民警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跨國追捕,同很多第一次出國的人一樣,有的民警剛開始還有點新鮮、興奮,但興奮勁還沒過,就遭遇到國外水土不服等問題。
  浙江省金華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支隊長項曉軍:我們很多人拉肚子,很多人感冒。像我是高血壓的,我們出去的,預計是5天回來,最後21天回來。
  項曉軍說,因為預計是五天行程,所以他只帶了五天的高血壓藥,在當地高血壓藥也是處方藥,外面藥店更本沒有賣,他只有被迫停藥,後來在一位當地華人的幫助下,這個問題才得以解決。除此之外,他們遇到的最大困難,在於國與國之間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法律規定。項曉軍這組的任務是奔赴非洲,追逃犯罪嫌疑人俞某等人,因為法律不同,加上中方警察在國外沒有執法權,通常要抓捕某個犯罪嫌疑人,不僅需要中方警察提供犯罪嫌疑人的具體線索和信息,更重要的是,還必須由所在國的當地警察來具體執法。
  項曉軍:中國城很大,裡邊有很多中國人,也有很多當地的人,然後走遍了高樓大廈,我們得到消息,她是住在幾層樓,但是哪一棟樓不知道。
  追捕的警方遇到了很多困難
  項曉軍告訴記者,因為人生地不熟,語言交流又比較困難,有時費了半天勁,結果信息是錯的,往往無功而返。就在浙江金華警方奔赴非洲緝拿俞某的同時,浙江餘姚警方也加緊對犯罪嫌疑人屠某的追蹤。
  浙江餘姚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信息都沒有,很可能潛逃時間長以後,她的身份已經漂白了。從我們開始分析,她是逃往緬甸方向,也可能出境了。
  餘姚警方加緊對犯罪嫌疑人屠某的追蹤
  警方告訴記者,屠某有一定的反偵查能力,所以,留下的線索很少,很難確定她的具體位置。經過反覆研究和討論,警方決定調整追蹤方案,一方面繼續擴大搜索範圍,另一方面把突破重點,放在她在國內的親人、比如她的父親、兒子等身上,每隔一段時間,民警都會上門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希望家人督促她投案自首,以至於她的兒子與警方都熟悉了。在這期間,警方也曾得到不少線索,但往往撲空。
  浙江餘姚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陸豐:在餘姚隔壁慈溪,有人看到她了,那麼我們立即去詢問原話傳出來的人,其實後來證明看錯了。
  雖然警方這次抓捕行動撲了空,但警方撒下的大網已經起到了作用。2014年11月3日,浙江餘姚警方又獲得一條重要線索,說屠某已經回到餘姚當地,可能住在他兒子的丈母娘家,警方迅速趕往目的地。
  浙江餘姚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沈孟列:我們過來之後,晚上燈一直是黑的。早上發現,(屠某)兒子的車子停在家門口,然後到中午,十點左右的時候,她兒子和兒媳婦在陽臺上出現,犯罪嫌疑人沒有出現我們的視線當中。
  沈孟列: 大白天的,兒子兒媳婦回來,根據鄰居的反映,也很少回來,也點反常,應該是陪(屠某)過來。我們在想,這麼長時間了,要能確定(屠某)在裡面,(抓捕行動)能夠成功;如果不在的話,萬一進去之後,就打草驚蛇,就麻煩了。
  民警在屠某落腳的地方,整整蹲守了一天一夜,都沒有發現屠某的蹤影,屠某究竟在不在裡面?是繼續蹲守,還是改變策略,另尋突破?這是考驗警方耐力和智慧的時候。而另一路已經趕往非洲緝拿犯罪嫌疑人俞某的民警,又能否發現有價值的線索,將其緝拿歸案?
  美女老闆投案自首 曾在小工廠打工每個月只拿一千元
  蹲守了一天一夜,但仍然沒有發現在逃人員屠某的蹤影,是行動?還是繼續蹲守,或者信息有誤,暫時放棄?現場民警仔細分析後,決定向上級請示。
  浙江省餘姚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大隊長張偉奇:我的意思,就是我們試一下,到底她在不在,你敲敲門,裡面,去檢查一下,到底在不在?
  但民警一靠近這棟樓房,還沒敲門,就被屠某的兒子看見了。
  浙江省餘姚市公安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沈孟列:這個兒子就在陽臺上看到我們了,他也認識我們,他就跟陸警官打招呼了,他說你來了,他說我下午正想過來找你呢。 我們上樓的時候,(屠某)就在上面喊了,她說你們過來了,我準備下午去投案自首呢。
  記者:她當時在房間里做什麼呢?
  沈孟列:我們也沒看到,就是穿著睡衣從房間里出來的。 
  沒想到潛逃5年多的屠某,就這樣毫無懸念地被抓捕歸案。那麼,屠某當初究竟靠什麼支撐高額利息,引誘村民把幾十萬、上百萬元的錢借給她呢?
  犯罪嫌疑人屠某:假如說借你十萬(元),比如說限期三個月,(利息期限)到了,這裡我就從朋友那裡拿了兩萬(元),我先把你的十萬(元)還掉,利息付掉。
  記者:就是後面錢,還前面的錢?
  犯罪嫌疑人屠某:對。
  靠著拆東牆補西牆的手法,是民間高利貸常用的手法,但是高利貸最終是沒有出路的,出問題只是遲早的事。屠某告訴記者,當初非法借貸的本金和需要支付的利息,大約2000多萬元,她前期借貸的資金基本上沒有了,眼看無力償還,屠某選擇了逃跑。不過,連她自己也沒想到,這一跑就是5年多,5年多來,她去過重慶、江蘇盱眙、浙江杭州等地,也出國去過緬甸。
  犯罪嫌疑人屠某:看看到了緬甸之後,又不適合我自己,又沒本錢,我就回來了。到最後,我就選擇了江蘇,這個地方打工。江蘇盱眙,我就去一個電子廠,打工一年,就關掉了,倒閉了。然後到一個箱包廠,那邊,要做12個小時,每個月不能休息一天,一個月30天出勤,只(有)1050元錢一個月,工資也不高,就是這樣。
  屠某在逃亡期間的日子十分艱苦
  逃亡期間,尤其讓屠某傷心難過的是逢年過節,千千萬萬個家庭團圓,而她卻連給雙親的電話都不敢打。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逢年過節給家裡打電話嗎?
  犯罪嫌疑人屠某:不打(電話)。
  記者:為什麼?
  犯罪嫌疑人屠某:我不想。如果聽到這麼大年紀的媽媽,特別是我爸去得早,我就怕,想聽到她的聲音。我自己多數是為了我媽媽,我媽媽走最後一程。我對不起我媽媽。我就跟我兒子說了,打電話,我實在熬不住了,我就說我回來吧,外面的生活,我實在太難過了。
  屠某告訴記者 特別愧對親人
  而在非洲追捕俞某的浙江另一路民警,終於等來了好消息,民警通過大量調查走訪,獲得了一條俞某行蹤的重要線索。
  浙江省永康市公安局副局長孫塵:俞某很可能就是從坦桑尼亞要到烏干達,那麼發現這個線索以後,那麼公安部馬上啟動了這個緊急(追捕)這套程序。
  一下飛機,中國警方就趕緊和烏干達國際刑警組織取得聯繫,雙方警員各自分工,在當地機場嚴密監控,對所有出入境人員進行仔細排查。很快,警方發現俞某的行蹤。
  孫塵:那麼就是發現了,俞某在7月1日,從坦桑尼亞要返回到烏干達,那麼我們就是在這個,烏干達恩德培地區,這個機場,(出)入境處進行守候,那麼在入境處,(將)她抓獲。
  項曉軍:問她第一句話,你在國外過得好嗎?她回答的一句話,她稍微停頓了一下,她說你看我這身裝束,你就知道我在國外過得好不好了。
  記者:她是一身什麼裝束呢?
  項曉軍:什麼裝束,就穿了一雙拖鞋,對吧?那麼這個衣服也是很簡單的,以前的美女,已經變成皮膚烏黑。
  俞某被捕時穿著簡單 她告訴記者過得很不好
  犯罪嫌疑人俞某:我在外面我買一雙鞋子,我都捨不得。
  記者:但實際上你是非常追求生活質量的人?
  犯罪嫌疑人俞某:是的,我們自己在國內的時候,之前,像(個人)形象方面,還是比較註意的。
  記者:出去以後是怎麼生活的?
  犯罪嫌疑人俞某:反差很大的,就舉個例子吧,塞舌爾這個國家,我在那裡待了20來天,它就一個小的西紅柿,都要4元人民幣,很貴的。
  在國內外警方和我國駐外大使館的配合下,浙江警方最終在烏干達將俞某抓獲歸案。也許是逃亡事件太長,也許是逃亡生活太苦,出人意料的是,被抓捕後的俞某並表現出激動和沮喪,反而積極配合警方促使其母親投案自首。
  犯罪嫌疑人俞某的母親:其實我們在那邊3、4個月,3、4個月,豬肉這些東西,我們都沒吃到,都沒吃肉,就是一個蔬菜,有些蔬菜也不好吃,有的時候,就真的沒辦法。我話也聽不懂,天天都在家裡,在哪裡住了十幾天,那7天,一個晚上,我一下子,覺都沒睡。我當時我自己身體,都已經走路,都不太會走了。
  記者:後來怎麼下決心回來?
  犯罪嫌疑人俞某的母親:後面孫局長電話打(來),孫局長,我真的很感謝他,他真的,講得很好,他說叫我回去,我不會騙你的,我是對你負責,你如果現在不回去的話,你到以後也回不去了,如果沒有孫局長這樣,我真的不會回來,我真的死在那裡。
  民警告訴記者,他們印象最深的是,這些被押解回國境外在逃人員,沒有一個說自己在國外生活得好,而且,一些外逃人員在國外的遭遇,可能是他們一輩子的夢魘。
  項曉軍: 像我們這次從菲律賓勸投回來的浦江人,他還跟我說,當地一些人敲詐他的事情。在菲律賓花幾萬塊錢,就可以移民,但是移民要檢查身體,他老婆是醫生,以前當過醫生,一檢查,就是說,你必須要打15天的針,他那個屁股都打腫了,坐都坐不下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說後來我到他家裡去了以後,我們把兩部,兩院,就是公安部、外交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登出投案自首的文件給他們看,看了以後都流眼淚,他說其實我早就想回來了。
  11月20日下午,就在記者採訪完準備返回北京的時候,又從當地警方得知,逃往老撾的一對夫妻,日前在老撾投案自首,現在正在浙江金華警方的押解下,即將抵達杭州機場。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劉朝暉:我身後就是杭州蕭山國際機場,現在下午時間3點10分,兩名犯罪嫌疑人,幾分鐘以後,將在警方的陪同下到達這裡。據警方介紹,這兩名犯罪嫌疑人是在老撾自首的,今天上午6點多鐘,從老撾萬象機場到達雲南昆明,再從昆明轉機到達杭州蕭山國際機場的。這是獵狐行動啟動以來,浙江金華警方抓獲的第15名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到了國外,反正生活方面,各個方面都不習慣的。
  記者:能舉個例子嗎?怎麼不習慣?
  犯罪嫌疑人:前段時間,飲食方面,兩個人食物中毒,差點死在國外。
  記者:除了這個飲食方面?
  犯罪嫌疑人:語言不同,語言也不通的。
  記者:上街嗎?
  犯罪嫌疑人:上街也很少上街。
  記者:那待在屋子裡幹嗎呢?
  犯罪嫌疑人:沒有什麼事情,出去又不太敢出去。
  記者:為什麼不敢出去?
  犯罪嫌疑人:反正就是擔驚受怕了。
  半小時觀察:
  國家主席習近平22日在楠迪同斐濟總理姆拜尼馬拉馬舉行會談。在會談中,習近平代表中方感謝斐方協助中國政府開展海外追逃追贓工作,希望繼續加強兩國執法合作。海外追逃在過去來講應該有一些難度,由於經濟和政治等很多客觀因素存在,對於海外逃犯一時間很難抓獲,而今天的形勢不同了,中國形象在國際地位上的提升,中國在國際事物中所發揮的重大作用,以及中國政府跟各國政府開展的合作項目增加,同時世界上很多國家之間都在進行反腐倡廉活動,因此,對於中國政府海外追逃經濟犯罪嫌疑人之間的合作會取得實質性進展,國與國之間的團結協作,更利於反腐工作的進行。
創作者介紹

陳慧嫻

am04amti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