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事涉劉鐵男一案的前“山東首富”宋作文,在山東煙臺出席了龍口市第三屆孝德文化節並致辭。這是其在劉鐵男受審後首度公開露面。同時,從公開渠道來看,涉及劉鐵男一案的多家企業負責人,目前也基本“安然無恙”。(10月9日《新京報》)
  根據庭審公佈的細節以及媒體的梳理,除了宋作文外,涉及劉鐵男案,曾向劉鐵男及其家人提供過財物的,至少還包括恆逸石化董事長邱建林、中鋁執行董事、總裁羅建川、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中金石化董事長孫永根等人。其中,除了孫永根的行賄金額為33.6萬元外,其餘無一例外都超過百萬,像恆逸石化董事長邱建林,被曝更是給予了劉鐵男總計1649萬元的財物。
  按照兩高《關於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行賄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不滿一百萬元的應當認定為“情節嚴重”,超過一百萬元的則屬於“情節特別嚴重”,結合《刑法》三百九十條所設定的量刑標準,孫永根本該領刑“五年以上十年以下”,而其餘幾人更是應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且沒收財產。然而現實是,這些人居然毫髮未損,像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甚至還曾一度傳出要升任廣州市副市長。這對於期望“除腐務盡”的廣大民眾來說,顯然不是什麼好消息。
  須知,受賄不比索賄,“一個巴掌拍不響”,單單處理受賄者,而輕易放過行賄者,無異於是在縱容行賄、鼓勵犯罪。事實上,行賄輕罰的問題輿論詬病久矣。為此,兩高在《關於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特地對此加以了限制,列出了五種不適用緩刑和免予刑事處罰的情形,比如“向三人以上行賄的”、“造成嚴重危害後果的”等。具體到本案,上述這幾位公司高管是否曾向劉鐵男以外的人行過賄,公眾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其向劉鐵男及劉家人提供巨額財物的行為已然造成了“嚴重危害後果”。
  一方面,如此肆無忌憚的行賄嚴重毒化了官場的風氣,甚至可以說,正是因為這些行賄者的存在,一步步推著某些原本胸懷濟世大志的有為官員滑向貪腐的深淵;另一方面,動輒幾百萬甚至有上千萬的行賄金額觸目驚心,嚴重打擊到民眾對於政府和官員的信心。在如今反腐敗運動如火如荼推進的大背景下,如果不對這些行賄者加以嚴懲,不僅無助於堵死腐敗的“後門”,同時也會令民眾對中央“有貪必反、有腐必懲”的決心產生懷疑。
  退一萬步講,即便宋作文等人真的符合《刑法》有關“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的條件,那也應該將相關的事實情節公之於眾,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藏著掖著。如此,還談什麼推進“司法透明”?畢竟,就目前所知的信息,公眾壓根找不出任何支持減免處罰決定的依據,相反,如宋作文的行賄情況還是劉鐵男自己“主動交代”的,這能不引起民眾的懷疑甚至不滿嗎?
  文/王垚烽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劉鐵男的行賄者們豈能“安然無恙”?)
創作者介紹

陳慧嫻

am04amti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